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首页| 关于阅瀚| 律师团队|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招贤纳士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首页>经典案例

利馨公司诉陈菊华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01民终827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利馨保洁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松江区泖港镇叶新公路3500号21幢172室。
法定代表人:刘秀平,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姚岑,上海一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菊华,女,1971年9月15日生,汉族,住四川省苍溪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亮,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攀,上海阅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利馨保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馨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陈菊华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2017)沪0117民初55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利馨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利馨公司与陈菊华2016年7月1日至2016年8月2日期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事实和理由:上海XX有限公司未证明其系徐汇区XX路XX小区的物业管理方,其出具的证明上也未明确该司将保洁业务承包给利馨公司的时间,该证明不具有真实性。陈菊华提交的一份录音中未明确谈话人的身份是利馨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原审法院仅凭该录音,再结合一份同样缺乏基本要素的物业公司证明,以及身份无关的几名证人证言就认定陈菊华与利馨公司存在劳动关系,有失公正。陈菊华在原审时一直明确,其从入职到受伤就诊的医疗费用垫付均为一个其称之为“刘主管”的与其联系,因此本案明显有足够的疑点指向案外人。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支持利馨公司的上诉请求。
陈菊华辩称,不同意利馨公司的上诉请求。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陈菊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其与利馨公司2016年7月1日至2016年8月2日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8月2日至8月8日,陈菊华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为“右髌骨骨折、右踝骨折”。2016年8月8日至8月18日,陈菊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五医院住院治疗,出院诊断为“右髌骨、右踝骨折术后”。
原审法院另查明:上海XX有限公司出具证明一份,上面载明:其公司管理的徐汇区XX路XX小区的保洁业务承包给了利馨公司;陈菊华2016年8月2日在该小区做保洁工作。
2016年11月10日,陈菊华向上海市松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陈菊华、利馨公司2016年7月1日至8月2日存在劳动关系。该仲裁委员会于2016年12月14日出具松劳人仲(2016)办字第4887号裁决书,裁决:陈菊华之仲裁请求,不予支持。裁决后,陈菊华不服该仲裁结果遂诉至原审法院。
原审庭审中,陈菊华陈述其通过徐汇区某职业介绍所介绍至利馨公司处工作,工作地点在徐汇区XX路XX小区,双方签订过书面劳动合同,但是利馨公司并没有给陈菊华,平日工作由利馨公司刘主管安排,刘主管以现金形式付过3个月的工资,小区内没有厕所,需要去大门外的公厕,2016年8月2日陈菊华去上厕所时在小区大门口摔倒受伤。利馨公司辩称其以前承包过该小区的保洁业务,但2016年8月2日已经不再承包了。嗣后,利馨公司又辩称其从未承包过该小区的保洁业务,只是洽谈过,但没有谈拢,至于公司内是否有人私自承包,目前不清楚。陈菊华提供U盘一张,表示分别系其老公与利馨公司刘主管、财务张经理、法定代表人刘秀平等人之间的录音、视频以及小区的监控视频,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利馨公司对于录音及视频的真实性均不认可,辩称无法看出陈菊华提供的是原始载体。原审法院询问利馨公司是否就利馨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秀平的录音进行司法鉴定,利馨公司辩称没有明显的证据指向法定代表人刘秀平,故而不同意申请司法鉴定。
应利馨公司申请,案外人戚某、朱某、阳某出庭作证,证明陈菊华在XX路XX小区从事保洁工作及门口摔倒受伤的事实。根据三人的自述,戚某为该小区的保安,其余二人分别在该小区门口修车、配钥匙。
原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陈菊华提供的其与利馨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秀平的谈话录音中,双方围绕陈菊华的伤情及赔偿事宜在交涉,显然利馨公司知晓陈菊华摔伤及确认已付陈菊华3个月工资的事实。利馨公司虽然对于录音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但并未提供相反的证据予以反驳,故关于利馨公司的辩称意见,不予采信。另外,再结合物业公司出具的证明和其它录音、视频资料,以及3位证人的陈述,陈菊华主张其与利馨公司2016年7月1日至2016年8月2日存在劳动关系,比较可信,故原审法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条规定,原审法院于2017年5月24日作出判决:陈菊华与上海利馨保洁服务有限公司2016年7月1日至2016年8月2日存在劳动关系。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陈菊华负担(已付)。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审理中,陈菊华向本院补充提交如下证据材料:房某、刘某2的书面证明、身份证复印件、银行明细、照片,旨在证明房某、刘某2系利馨公司的员工,由利馨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秀平通过银行转账发放证人工资,房某、刘某2的书面证明可证明陈菊华在利馨公司工作,在工作时间内受伤,照片系陈菊华与房某、刘某2等同事的合影。利馨公司对上述证据认为不属于新证据,两名证人在陈菊华受伤前就已离职,证人未出庭作证,不认可书面证明的效力,对证人银行明细的真实性无异议,相关钱款确系法定代表人刘秀平支付,但不认可是工资,对照片的真实性、关联性均不认可。
鉴于证人未出庭作证,故对其书面证明的证明力本院不予认定;证人的银行明细反映出利馨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秀平每月中旬向证人转账一笔钱款的事实,符合发放工资的特征,利馨公司不认可该钱款系证人的工资,但未提供双方基于其他法律关系发生钱款往来的依据,故应认定为工资,转账时间发生在2016年9月以后,故利馨公司称证人在陈菊华受伤前就已离职,与事实不符;照片因未反映拍摄时间,故对其证明力本院不予认定。
审理中,本院要求利馨公司再次核实录音中的谈话人是否是其法定代表人刘秀平,利馨公司经核实后表示法定代表人刘秀平因时间太长记不大清,那段时间确实有过谈话关于陈菊华受伤一事,录音声音听起来像是刘秀平本人的声音,但无法确认,陈菊华此前与刘秀平谈话多次而陈菊华在原审庭审前一直声称没有任何录音行为,故刘秀平对陈菊华的不齿行为非常恼怒,因该份录音系在刘秀平私人办公室处未经允许偷录,故利馨公司对该份录音的合法性不予认可。本院还要求利馨公司核实陈菊华所称“刘主管”的身份,利馨公司经核实后表示,“刘主管”名字叫刘秀付,是利馨公司法定代表人的亲戚,因目前关系不好,刘秀付是否承包XX路XX小区的保洁工作无法联系到其本人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徐房物业公司的证明,该公司将XX路XX小区的保洁业务承包给利馨公司,陈菊华受伤时在该小区做保洁工作。陈菊华陈述平时工作由“刘主管”管理,而“刘主管”又系利馨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秀平的亲戚,陈菊华受伤后还就受伤事宜与利馨公司法定代表人刘秀平有过多次谈话。结合陈菊华在原审时提供的无利害关系的证人证言等相关证据,陈菊华与利馨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已具有高度可能性。原审法院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利馨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0元,由上诉人上海利馨保洁服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郑东和
审判员  韩东红
审判员  徐 焰

二〇一七年十月九日
书记员  吴怡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