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首页| 关于阅瀚| 律师团队|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招贤纳士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首页>经典案例

施忠与友联汽车服务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沪0106民初25218号
原告:施忠,男,1974年6月25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江苏省启东市,现住江苏省启东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昆伦,上海阅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艳,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友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浦东大道2123号3D-1031室。
法定代表人:闵佩东,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敏喆,男。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营业地本市黄浦区。
负责人:毛寄文,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沈红国,上海市中天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施忠与被告上海友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联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上海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7月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施忠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罗艳、被告友联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敏喆、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沈红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获赔医疗费73,784.7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营养费2,250元、残疾赔偿金230,76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护理费6,061.09元、误工费63,000元、残疾辅助器具费550元、住院用品费165元、交通费200元、住宿费279元、财产损失2,000元、鉴定费2,400元、律师费3,000元;以上费用由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及限额内先行赔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优先在交强险内赔付,超出及不属于保险赔付的部分由被告友联公司赔偿。
事实和理由:2016年8月23日7时20分许,在本市万航渡路出长寿路北约10米处,被告友联公司的员工方临忆驾驶牌号为沪FWXXXX的小型轿车与骑电动自行车的原告发生交通事故,导致原告受伤及车辆、衣物损坏。经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交通警察支队认定,被告员工方临忆负事故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当日,原告至上海市静安区中心医院就诊,被诊断为脊柱压缩性骨折,遂入住该院治疗,在该院行胸12椎体压缩性骨折切开复位椎弓根钉内固定术后于同年9月12日出院,后复诊数次,为此原告支付了医疗费73,784.75元;住院期间,原告聘请护工,支付了护理费980元;购买一次性尿垫花费165元;并为就诊所需支付了相应的交通费用。
原告自2014年1月起租赁江苏省启东市汇龙镇景都小区30幢504室车库用于居住。2016年6月,原告至上海务工,之后居住在上海。原告从事油漆喷涂工作,事故发生前每天收入350元,该事故导致原告无法正常工作,没有收入。原告的电动自行车在事故中发生车身部位的损坏,该车辆系事故发生两年前花费2,400元购买所得,事发后原告被送医,车辆在事故发生地点无人处理,后未找回,造成直接财产损失。为本次诉讼,原告聘请律师维护自身利益,支付了律师费3,000元。
2017年3月7日,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损伤后的伤残等级及休息、营养、护理期限作出评定,结论为施忠因交通事故致脊柱压缩性粉碎性骨折(胸12椎体,椎管后缘碎裂),现遗留腰部活动受限,评定XXX伤残;酌情给予伤后误工150日,营养60日,护理60日;择期行内固定拆除术,酌情给予误工30日,营养15日,护理15日,原告为此支付了鉴定费2,400元。
现经查询,肇事车辆在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处投保了交强险及限额为10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附不计免赔率)。
原告认为,被告员工方临忆在履行职务时驾驶机动车违反让行规定致原告受伤及车辆、衣物损坏,被告友联公司作为用人单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作为肇事车辆的承保机构,应承担相应的保险赔付责任,故提起诉讼请求如前。
被告友联公司辩称,承认原告主张的除居住、收入以外的事实。确认方临忆为其公司员工,事故发生时正在履行职务,同意由公司赔偿原告保险赔付外的合理损失。就原告主张的具体损失,凡属保险赔付范围内的,其意见与保险公司一致;承认保险赔付外的住院用品费,认可分担律师费1500元。
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辩称,就原告主张的事实,其抗辩意见与被告友联公司一致。确认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承认原告主张的由保险先行赔付的诉讼请求。就具体损失,承认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辅助器具费、鉴定费、住宿费,但对医疗费中的非医保部分计5,623.31元,根据商业三者险合同的约定不予赔付。对其他损失,认可误工费13,800元,衣物损失2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由法院依法判定;对护理费,认可住院期间按实际发生费用计损,出院后按每天40元计算;对残疾赔偿金,不认可原告主张的居住事实,故该损失仅认可按农村标准计算。事故发生后,该被告向原告垫付了医疗费10,000元,要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
原告承认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垫付医疗费10,000元的事实,同意在本案中一并处理。被告友联公司认可医疗费中非医保部分由其赔偿。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对于当事人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双方当事人就以下事实存有争议:
原告居住的事实。原告提供了房屋租赁协议书、房地产权证、启东市人民政府汇龙镇北城区街道办事处出具的“证明”一份。房地产权证载明:“房屋所有权人杨晓雷房屋坐落景都小区30幢504室……附记四墙共有,另附车库:19.04平方米”。房屋租赁协议书载明:“出租方:杨晓雷(甲方)承租方:施忠(乙方)……乙方向甲方租赁车库一间,租赁期暂定叁年。自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证明”载明:“兹有施忠……从2014年至今租住在启东市汇龙镇景都小区30号楼504室车库,房东杨晓雷……”。两被告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认为“证明”的内容不客观,根据原告主张,其自2016年6月开始居住在上海,此与“证明”内容不符。对此原告补充说明,因原告工作不稳定,前往上海务工时未将车库退租,仍由其家人居住在内。本院认证,两被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证据内容相互印证,与原告主张的事实相关联,虽然两被告就“证明”内容客观性提出异议,但原告的解释合理,被告亦无证据对抗,故上述证据本院予以采信。根据本院采信的证据内容,可以反映事故发生前原告在启东市北城区街道居住超过一年的事实。通常情况下,在城镇地区居住的适龄就业人员,自然选择在城镇就业以获取报酬,维持生活,故原告收入来源于城镇地区具有高度盖然性,现两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收入来源于农村地区,故本院确认事故发生前原告收入来源于城镇也已超过一年的事实。
原告主张收入减损63,000元的事实。原告提供营业执照复印件及上海虹铭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出具的“误工证明”一份。营业执照载明:“名称:上海虹铭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营业期限2012年1月16日至2022年1月15日登记机关上海市青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误工证明”载明:“兹有我单位员工施忠……自2016年6月起一直在我单位工作,从事立邦刷新工作。2016年8月23日至今,该员工因发生交通事故受伤住院,一直未到单位上班,处于治疗期间,我单位未给其发放请假期间工资。该员工在职期间工资为350元/天,工资以现金形式发放……”。两被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未持异议,但认为“误工证明”没有客观证据印证,不具有证明力。本院认证,两被告对营业执照的真实性不持异议,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关于“误工证明”,该证据属于证人证言,出具证明的机构未指派经办人到庭质证,证明内容亦未有客观有效的证据予以佐证,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故对原告主张收入减损63,000元的事实,本院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原告在交通事故中遭受人身损害、财产损失,诉讼要求两被告予以赔付或赔偿,两被告对此未持异议,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的损失范围,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辅助器具费、鉴定费、住宿费,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予以承认;原告主张的住院用品费,被告友联公司予以承认,以上损失的确认,不违反法律的规定,未侵害他人利益,本院予以核准。对双方有争议的其余损失,本院分述如下:
残疾赔偿金,根据本院认定的事实,原告主张并无不当,残疾赔偿金确认为230,768元。
精神损害抚慰金,结合原告的损伤程度及本市居民的生活水平,原告主张10,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护理费,双方当事人就住院期间原告支付护理费980元确认一致,该金额计入原告损失。出院后的护理费,根据原告年龄、伤情,结合本市护工市场同类护理等级一般酬金水平,本院酌情按照每日60元的标准计算55天,护理费总计核定为4,280元。
误工费,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事故后收入减损的具体金额,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认可按照每月2,300元计算误工损失,尚属合理,本院予以准许,误工费核定为13,800元。
财产损失,关于衣物损失,原告没有证据予以证明,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认可200元,本院予以准许。关于车辆损失,原告没有维修费用的依据,即使据原告陈述车辆已灭失,该后果亦系原告自身原因所致。但车辆在事故中受损必然有相应的维修费用,结合原告自述的购车价格,使用年限,参考事故发生时类似损坏车辆维修的市场价格,本院酌情认定车辆损失500元。财产损失共计确认为700元。
律师费,结合本案的诉讼标的、难易程度、代理律师在本案代理活动中工作量等因素,原告主张3,000元尚属合理,本院予以准许。
综上,本院核定原告损失为342,576.75元,由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在交强险中赔付120,700元(包括部分医疗费10,000元、部分残疾赔偿金10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财产损失);其余损失除医疗费中非医保部分、住院用品费、律师费外,共计213,088.44元(包括剩余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剩余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住宿费、鉴定费),由被告人保上海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中予以赔付。医疗费中非医保部分、住院用品费、律师费共计8,788.31元,由被告友联公司赔偿。
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二十二条、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施忠交强险赔付款120,700元、商业三者险赔付款213,088.44元;(已履行10,000元)
二、被告上海友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施忠赔偿款8,788.31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6,037元,减半收取3,018.50元,由被告上海友联汽车服务有限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刘 薏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陆皓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