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首页| 关于阅瀚| 律师团队|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公告

首页>新闻公告

南京协管被打伤进医院 又遭疯追猛砍抛荒野

 魏林躺在医院里。邱稚真 摄
魏林躺在医院里。邱稚真 摄
 
被打伤的邓劲。邱稚真 摄 被打伤的邓劲。邱稚真 摄
 

  夜幕掩盖下,十多名壮汉乘3辆汽车,风驰电掣冲进医院,跳下车后,拿着砍刀在急诊大厅疯狂追砍,踢坏急诊室木门,抓住一名男子,对着他腿部及头部猛砍,砍伤后还不罢休,又将他拖上车后抛到十多公里外的荒郊……这一幕不是出现在香港电影里,而是发生在南京江宁。

  11月18日晚上,两拨素不相识的年轻人都在殷巷煲王土菜馆聚餐,晚饭后在饭店门口等人时,因为其中一人身着协管制服,被另一方调侃是“二狗子”,双方因此发生纠纷,有多人受伤,其中一名小伙子伤势较重,被送入重症监护室抢救。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此事。


时间:11月18日晚8点多 地点:殷巷煲王土菜馆
  事件回放

 

 

  调侃协管制服引发殴斗

  昨天上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南京同仁医院。在此次砍人事件中,其中一方有两名小伙受伤,一个25岁,一个26岁,25岁的邓劲伤势较轻,头部被铁链击伤,正躺在病床上输液。26岁的魏林伤势较重,头部和腿部被砍了几刀,被送入重症监护室抢救。

  邓劲回忆,当天晚上,他的两个朋友与熟人在殷巷煲王土菜馆聚餐,都喝了点酒,打电话让他开车来接他们。晚上8点半左右,邓劲带着魏林和凌天开车去接他们。

  与邓劲同来接人的凌天是街道城管的协管员,当时身上还穿着制服,这引起旁边一拨人的注意,其中一人公开调侃,喊凌天“二狗子”, “当时我那几个朋友也没理他,准备走人。”邓劲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不过,对方并没有善罢甘休,继续调侃穿协管制服的凌天。

  随后双方便起了争执 。“当时我们就5个人,他们有七八个人,冲上来就是拳打脚踢,我们赶紧跑。”

  邓劲说,他们跑出100米左右,以为没事了,谁知那帮人又追过来,“他们手里拿着铁管铁链,我们一看就分散跑了。”邓劲和魏林在一起跑,但邓劲没跑多远还是被对方摁倒在地,“他们上来就用那条大铁链子朝我头上打,又拳打脚踢。”几分钟后,幸好来了一辆巡逻车,“看到巡逻车上有人,他们就跑了。”随后邓劲被巡逻车送往附近的同仁医院,所幸当时魏林没有受伤,他和其他几个朋友也赶到医院照顾邓劲。

时间:11月18日晚9点多 地点:南京同仁医院

 

  壮汉手持砍刀在急诊室撒野

  邓劲被送到同仁医院后,在急诊室清理伤口,朋友魏林在旁边照料。突然,3辆汽车呼啸而至,十多名壮汉冲进急诊大厅,其中一些人手持砍刀,到处寻找邓劲和他的朋友,“他们把急诊室房间的木门一脚踹开,到处找人,魏林吓得赶紧向外跑,没跑多远就被他们摁倒了。”邓劲心有余悸地回忆道。

  魏林说,那帮人追上来就打,“我腿上被砍了一刀,头上也被砍了一刀。”魏林身中两刀,血流不止,医院保安看见后上前制止,但对方喊道:“都不准靠近,谁上来就砍谁。”

  随后,魏林被拖上停在外面的一辆汽车。

  时间:11月18日晚11点左右 地点:东善桥附近铁道口边

 

  魏林浑身是血跪地拦车求救

  魏林被强行拖上车后,对方将车开到东善桥吉山铁矿一处铁道口边,便把他推下车,“有人还下车踹我一脚,然后车就开走了。”

  四周一片漆黑,魏林只能拦车求救,“刚开始看到一辆渣土车开过来,我跪在地上,伸手拦车,可司机看见我,却没有停,从旁边冲过去了。”此后,又看到一辆渣土车,司机看他满身血迹,也是很快将车开走。

  又熬了一会,魏林向前挣扎走了一段,看见一辆大货车停在路边,“幸好司机很帮忙,帮忙打电话给我朋友,让他们来接我。”

  两点疑问

 

  对方为什么要追到医院?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来到事发的煲王土菜馆。

  饭店一名女服务员说,其中一个人她认识,“他的鼻梁被划出一道小口子, 手表和手机全都不见了,不过他没去打人,在我们店里一直坐到晚上11点多才回去的。”

  女服务员说,鼻子受伤的人与穿协管制服的不是一边的。有人猜测,双方当时都有人受伤,可能一方有人受伤后不服气,便喊来更多的人冲去了医院。不过具体原因还需要警方进一步调查。

协管员下班后

 

  能穿制服吗?

  这起纠纷与其中一人身穿协管制服有关,业余时间是否允许穿制服?南京市城管局相关人士说,对于城管队员,有制度规定,下班后必须脱下制服,不允许穿制服参加任何私人活动。协管员属于各街道聘用人员,这类人穿制服的规定由各街道制定。

  昨天,记者联系凌天所在的街道,相关人士表示,街道明确规定,所有协管人员下班后必须穿便服,不允许穿制服参加任何社交活动。目前,警方正在调查处理此事。